首页文章资讯内容详情

【历史上的今天】3 月 27 日:《华尔街日报》技术专栏作家出生;AMD 推出 K5 处理器;匈牙利数理逻辑的奠基人诞生

2022-06-0217828Administrator

今天是 2022 年 3 月 27 日,在 2010 年的今天,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在沃尔沃总部所在地瑞典哥德堡,签署了吉利收购沃尔沃协议。同年 7 月 30 日,吉利收购沃尔沃计划已经获得发改委和商务部对外合作司批准,随后两家公司在 8 月 2 日进行资产交割仪式,成为了中国品牌国际化的标志性事件。回顾计算机历史上的 3 月 27 日,这一天还发生过哪些关键事件呢?

1905 年 3 月 27 日:数理逻辑和理论计算机科学的创始人 Laszlo Kalmar 出生

拉斯洛·卡尔马(Laszlo Kalmar)出生于 1905 年 3 月 27 日,他是匈牙利的数学家和塞格德大学的教授,被认为是匈牙利数理逻辑和理论计算机科学的创始人。卡尔马定义了初等函数和数论函数(即基于自然数的函数),这些函数由变量的概念、常数 0 和 1、常数的重复加法、适当减法以及有界求和有界乘积组成。卡尔马是少数几个对艾伦·图灵的可计算性命题的论点进行质疑的逻辑学家之一,这一论点即所有直观机械的算法函数都可以由递归函数表示。

文章插图

图源:维基百科

卡尔马有犹太血统。他的早年生活充满了悲剧,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的母亲则在他 17 岁时去世,在 17 岁的那年他进入了布达佩斯大学,使他基本上成为了一个孤儿。卡尔马的才华在布达佩斯的学校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布达佩斯大学,他的老师包括匈牙利数学家库尔沙克和费耶尔,他的同学包括未来的逻辑学家 Rozsa Peter。卡尔马最终于 1927 年毕业,他在 1929 年访问哥廷根时接触了数理逻辑,并毅然选择这一领域作为终生的研究目标。

在布达佩斯完成博士学位后,他在塞格德大学任职。那所大学主要由前科洛兹瓦尔大学的工作人员组成,这也是一战前匈牙利的一所主要大学;卡尔马的职业生涯始于此地,他被任命为匈牙利数学家 Haar 和 Riesz 的研究助理。随后,卡尔马于 1947 年被任命为塞格德大学的​​正教授,成为塞格德大学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基础专业的首任主席。他还创立了塞格德控制论实验室和数理逻辑与自动机理论研究组。

在数理逻辑领域,卡尔马证明了一阶谓词演算的某些类别的公式是可判定的。1936 年,他证明了如果一个术语的递归定义足够丰富的话,谓词演算便可以使用单个二元谓词来表述。他还发现了原始递归算术的另一种形式,并称之为基本递归算术。他尽最大努力在匈牙利推广计算机和计算机科学,撰写了关于理论计算机科学的文章,包括编程语言、自动纠错、计算机的非数值应用以及计算机科学与数理逻辑之间的联系。拉斯洛·卡尔马于 1976 年 8 月 2 日逝世,享年 71 岁。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1947 年 3 月 27 日:《华尔街日报》的主要技术专栏作家 Walter Mossberg 出生

文章插图

图源:维基百科

沃尔特·莫斯伯格(Walter S. Mossberg)出生于 1947 年 3 月 27 日。他是《华尔街日报》著名专栏作家,被称为“莫博士”;莫斯伯格本科毕业于布兰戴斯大学(Brandeis),硕士是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其本人并没有技术背景,而是典型的新闻专业出身。1970 年,莫斯伯格开始担任《华尔街日报》的编辑与记者;从 1991 年到 2013 年,他担任《华尔街日报》的首席技术专栏作家,并共同创立了 AllThingsD、Recode 以及 D 和 Code Conferences。

在他首次亮相的专栏里,他这样开场:“个人计算机用起来太难了,这并不是你的错。”这句话使文章定下了大多数读者所期望和喜闻乐见的,却让产品营销人员畏惧的直率谈话语调。在每周四,他准时露面。在当时大多数计算机新闻出版界虔诚地对硅谷、对信息技术顶礼膜拜时,莫斯伯格另辟蹊径,从业界的无名小辈开始,声誉日隆,很快跃居最具影响力的 IT 专栏作家之列。

从 2015 年到 2017 年,莫斯伯格转去 Vox Media 旗下网站 The Verge 担任执行编辑和 Recode 的总编辑。莫斯伯格还是年度 Code Conference 的联合执行制片人,是华尔街日报旗下科技网站 AllthingsD 的主编,从事科技评论已有 20 余年历史,他的评测报告有时可以显著影响一款产品的销量,甚至改变一家公司的股价走势。他于 2017 年 4 月宣布退休计划,于同年 7 月正式退休。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1996 年 3 月 27 日:AMD 推出 K5 处理器

文章插图

图源:维基百科

K5 是 AMD 首款完全由内部开发的 x86 处理器,于 1996 年 3 月 27 日推出,它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英特尔的奔腾(Pentium)微处理器。K5 拥有着一个雄心勃勃的设计,在技术解决方案和内部架构方面更接近 Pentium Pro 而不是 Pentium。然而,K5 最终产品在性能方面更接近普通版的奔腾。

K5 基于内部高度并行的 29k RISC 处理器架构和 x86 解码前端。K5 提供了良好的 x86 兼容性,并且内部开发的测试套件在后续项目得以沿用。K5 的所有型号都有 430 万个晶体管,其中有 5 个可以乱序处理指令的整数单元和 1 个浮点单元。分支目标缓冲区的大小是奔腾的四倍,寄存器重命名有助于克服寄存器依赖性。芯片对指令的推测执行减少了流水线停顿,拥有一个 16 KB 的四路组关联指令缓存和 8 KB 数据缓存。

K5 的历史意义在于 AMD 丢失了一次从英特尔手中夺取技术领导地位的机会。尽管该芯片解决了正确的设计概念,但实际的工程实施存在问题。AMD 在当时作为“尖端”制造公司的局限性导致了芯片的低时钟频率,且由于设计本身具有许多当时的工艺技术逻辑级别,阻碍了时钟缩放。由于上市较晚且性能未达到预期,K5 从未像 Am486 和 AMD K6 那样获得大型计算机制造商的认可。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